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带歌更新第二弹,虐文系列第六篇——渡我(甜虐不定)。第一人称视角,先讲背景,主影视,对原剧情原小说改动巨大,不喜勿入,脑洞突破天际系列。。。

【背景】

    天地开前有盘古,太上更在盘古前。

    我瞧着电视里叙述的故事,轻轻嗤笑一声。作为宇宙洪荒时觉醒的空灵双尊之一,这些故事在我看来根本是无稽之谈。重云老早就告诉我神界的人有多么不靠谱,但是让我看在他家大徒弟盘古的面子上别太不给伏羲女娲面子,我轻笑,伤了我那么多门人的人,我不灭了她已经是够给她面子了。

    盘古是重云的大徒弟,他和昆玉是重云的两个得意弟子,说到昆玉你们可能不熟悉,但昆玉有个徒弟叫衍道,衍道有三个徒弟,其中一个叫白子画。对,就是那个白子画。我呢,大徒弟叫慕容紫英,道号紫胤,还有个挂名弟子玄卿上仙,俗家名字徐长卿。不用多想,就是那两个人。
 
    至于我,我叫凝若离,空灵双尊之一的独傲极尊,凤凰一族族长,仙界至高掌权者。重云呢,是孤桀极尊,龙族族长,魔界至高掌权者。今天准备说点东西,是因为日子有点特殊,还有就是总得有人知道真相,我也不想再瞒下去了。记住,不要在我面前提神界那起子小人,包括伏羲和女娲这两位你们眼中的大神,但我和重云门下的徒孙甚至是曾徒孙拉出来和他们比试他们都赢不了的“神祖”。也不要说我说的东西荒诞无稽,爱看就看,不愿意的自己退出,别让我回头通知小辈们在九界史书或是生死簿上给你画一笔,那样你高兴?

【正文】

【展昭】【我】

     最初见他是在洛阳的酒楼里,我坐在顶楼的窗户旁边喝酒,他嫌弃下面太吵就选择上了五楼,我们打了个照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父亲是我义父的师弟,按照我自己化身的年岁我还得叫他一声“展大哥”。

    他这个人虽是江湖侠客,但很是细心温柔。他知道我义父不喜欢后辈之人穿衣艳俗(多半义父是被我影响到了),每次都不会在义父面前穿他喜欢的青绿色。知道我喜欢吃糯米糍,就自己去学做然后做来给我吃。那个味道虽不比重云做的和我胃口,但也算是极品了。

    我从来不会给别人渺茫希望,当他表露心迹的时候,我知道我要的他给不了,我选择了长痛不如短痛。他看着我,笑容苦涩但还是满眼温柔,他知道,我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我喜欢的人再多,和重云之间的也早已深入我的骨髓,超越了世间一切感情。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嫉妒,薛春平屠了我冷家满门。除了我和两个弟弟,冷家上下三百一十九口人,甚至包括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都尽遭毒手。我悲愤,看着被火海包围的家化为原形雪羽凤凰。他和重云都站在一旁,他望着悲鸣不已的我,问重云我们是不是要走了。重云点头,却并没有多解释。重云也有自己的私心,当初我选择以女儿身形入世的时候他就料到会有此局面,是以他现在并不想多解释。

    等待七年,薛家气数一点一点被耗尽,当我一身血衣雪发飘然眉睫尽白地站在论剑台上,晶蓝瞳孔中冰冷一片地说出薛家的阴谋时,我知道此后九界再大,除了重云再也不会有人和我并肩而立,我可以喜欢很多人,但是爱的只会有重云一个,旁人休想得我安心,包括他。

【夜华】【凤倾】

    凤倾这孩子是六界第一隐者,和她哥哥我们凤凰一族的七长老折颜简直是天壤之别。本来凤凰一族的族人雌雄同体,但这孩子向来性子淡,所以一般不用男儿身。

    遇上夜华是她受伤最深的一件事没有之一,她从来不肯轻易动心,结果第一个爱上的人就给了她这么大伤害。她也不怪白浅,大错铸成,再说旁的又有何用。她大哥凤神清玄是三长老,和重云的族人龙神归云相爱,清玄以男儿身为归云诞下双子,结果两个儿子都因为一场神魔大战殒命,自己的宝贝妹妹也被夜华所伤。估计要不是折颜这个当间的还有点理智,估计神界就要大换血了。

    我曾经问过凤倾,她后不后悔和夜华相爱一场,她说她是我和重云的后辈,又怎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是啊,仙魔两界与龙凤两族都是我和重云视如己出的小辈,性情习惯都与我们透着血脉里的相似,又怎会说半句后悔?

【凤羽】【白子画】

    小羽是凤凰一族十大长老里最小的一个,也是仙界六君里性子最像我的一个。他当初下凡历劫,先在几千年后的人界走了一回,因为事故回到本界,被白子画救起。

    他先为女儿身,后来因为花千骨的步步紧逼和白子画乃至整个长留决裂,受尽一百一十八根销魂钉和断念一百零七剑。以至于我心疼的不行,更加不待见在立场上偏向神界的长留。比起我大徒弟紫胤坐镇的天墉城,长留差的太远。

    小羽不解释自己为何会帮助重楼,不解释自己为什么那般厌恶花千骨,不对自己所受的“惩罚”做任何辩解,我懂他怎么想的,所以并没有阻止。只是在他从长留下来,我以男儿身出现,为同样化成了男儿身的他疗伤,然后下令长留再不为仙界的一部分。纵然再爱白子画,小羽发的誓也不会收回。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对他情根深种的萧景琰。

    爱之深,伤之切。十七岁被白子画救起,十九岁离开长留,二十岁和萧景琰驻守边塞一战成名。小羽把所有的心伤埋葬在长留,纵然他不会那么爱萧景琰,可他会把余下的爱和余下的情都倾注在萧景琰身上,永不相负。

【凤羽】【萧景琰】

    后来耿直到要命的靖王在少年时还是一个自来熟,和小羽谈的很投机。他为了小羽自己去学做饭,在一个个不眠的夜里拼了命地练习。他或许不是小羽最爱的人,却是小羽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小羽为他一世情谊拼尽性命,他为了小羽哭得肝肠寸断直到小羽重新归来他才安下心为苍生谋福。

    小羽受刑的那天他就站在一旁死死压抑住自己,雪白的衣服被小羽的血染成血红,小羽浑身痛的要命却强自咬牙说出了誓言,曾经温和的眉眼也被一百一十八根销魂钉和断念一百零七剑刻上了冷硬,再也找不到他为女儿身时的模样。看见萧景琰泪眼模糊的样子,小羽抬起手为他拭去眼泪,眼角眉梢尽是欣慰。

    他初上战场,凭借着不怕吃苦的个性很快取得了将士们的爱戴,在战场上得心应手。不过祸福相依,大渝的神箭手给了他带毒的一箭。虽然不致命,却要慢慢的清理余毒,否则一辈子就会落下病根。小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从他手里接过帅印披甲上阵。狠戾凶猛的战风让小羽在战场所向披靡,连挫大渝帅将十三位,迫大渝后退千余里,国土的三分之一落入大梁版图。

    回到了金陵,小羽却以乡野之人为由拒绝了梁帝要封他高官的请求,自己跑到金陵郊外的山谷里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萧景琰当真是爱他入骨,居然在局势稳定后与小羽成亲,自己嫁给了小羽。外人虽称小羽为靖王妃,其实。。。

【后记】

   
    也是欣慰,看着自己视如己出的孩子独当一面。我自认从来不是个心软的,却忍不住为孩子们的作为感到高兴。重云也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长大心里总是开心的。我们两个,将无数岁月,依旧会相依相伴下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