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带歌更新,虐文系列第五篇(半甜半虐)——梦断浮生,现实小说影视剧等等混杂,想到哪儿写哪儿,历史控勿入←_←

【正文】

【壹】男神x你篇

【秦昭襄王】(〈芈月传〉背景)

    燕国的雪是北疆的一道风景,满眼望去尽是雪白,掩盖了世间一切污浊。作为燕国有史以来最有权势的公主,你的态度,决定了芈氏母子的生死。

    “公主,王后请您代她送些过冬的衣服给秦国送来的质子,最近天气着实寒冷了不少,王后怕他们熬不过去。”

    大监低头恭恭敬敬的对你说,向来目中无人的他们在你面前全部收起了威风,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你轻笑,上好的玉盏在你手中化为了粉末。王嫂自幼将你带大,旁人的面子可以不给,然而王嫂请你办的事,你一定要办到。有幸的是,你遇到了小小的嬴稷。

    彼时的他尚不过是垂髫孩童,躲在芈氏后面好奇地望着你,你偷笑他稚气的神情,殊不知这一笑,竟让他记了一辈子。你和他母亲相谈甚欢,离去时除了嘱咐驿巫好好照顾他们母子又留下数名侍卫保护他们外,你褪下腕间的凤血玉镯,交给了年幼的嬴稷。凤血衣兮玉裳,轩车待兮心悦。楚地的歌,希望他会懂吧!

    燕地苦寒,王侄年幼王嫂柔弱,王兄病故后你一肩挑起整个燕国重担,王侄一天天长大,你却在日复一日的重任下落的伤病满身。玉阳殿的炭火再暖,也暖不了你日渐冰冷的双手。

    你病入膏肓的那些天里,他在母亲的默许下从秦国赶来陪你。你眉眼一如多年前清丽却斑白了鬓发,他抱着你哭的泣不成声,仿佛仍是当年那个孩子。你伸手抚过他俊美的脸庞,笑着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项羽】

    楚地多才俊,十六岁举起九龙鼎的楚霸王更是其中翘楚。世人道西楚霸王举世无双,却不知在叔父的教导下他习得了一手妙笔丹青。你同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战场上你们多次救对方于水火之中,像极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虞姬是个温柔女子,能歌善舞温婉多情,连你有时候也会醉在她的盈盈眼波中,更何况是那个天纵英才的项王。你知道他的眼光不会只停留在你身上,你在玩笑中将自己的一世爱恋埋进心底,再也不肯表露。

    火烧阿房,你在远处瞧着那冲天火光,忽然从心底生出了万分疲惫,甲胄也变得寒冷无比。虽然三百里阿房尽是民脂民膏,可这样一烧了之,那些亡魂泉下有知,岂不心寒?就如同此刻的你,心已冷透。

    你走的悄无声息,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你也没有留下任何书信,项王依旧骄傲地不可一世,依旧那般宠爱虞姬,可他的王帐里,却挂起了他亲手所画打算入主咸阳后送你的画像,画里的你凤冠霞帔容颜绝丽笑的万种风情,他却在帐下夜夜独坐到天明,对着你随身的弓箭黯然所思。

    他在乌江边自刎的那天夜里,你在江东吹了一夜的楚曲,伴随着初升的朝阳亲手将竹箫扔到了江水里,此一生你不再入世。

【贰】你x男神篇

【蒙恬】

    他是个要强的血性男儿,即使你一个刺客从战场上随手救下他但是却只能让他强忍着剧痛为他疗伤时,他也没有吭过一声。你轻笑,衣襟大敞着为他上药。

    长年刀口上舔血的生活让你的身体虽然不如他那般强悍但却极为坚韧,他看着你精壮的身体不禁红了脸颊,你唇角微勾,轻轻将他压倒在床上,相处了这么些时日,这位大将军私下里的脾性被你摸了个透顶,什么两情相悦发乎止心,鱼欢水凉了谁都不好受。

    始皇既没,赵高专权,你好不容易让他借假死脱身而退,他却放不下大秦。无奈,你只能陪着他隐姓埋名着为大秦百姓谋福。后来刘邦立汉,他终于能好好休息,你许他一世不离不弃,他许你半生温柔宠溺。

【宇文邕】

    作为和高长恭齐名的美男子,宇文邕比你师弟家的兰陵王人妻多了。你带兵出征回来,他会摒退所有宫人,亲自为你下厨做许多你爱吃的东西,你每次都会吃的一干二净,让他笑弯了眉眼。

    之前宇文护专权,你们连眼神的交流都要慎之又慎,更遑论一起吃顿饭。好不容易扳倒了宇文护,你却又因为护着他受了伤生命垂危,他不眠不休的守了你两天两夜,才换得你一线生机。后来他私底下训练了许多影卫,为的就是再有危险时你不用以身犯险。

    你和他此生的争吵,大部分都是因为你为了巩固他的王位外出打仗,而他不想你拿自己的性命犯险,三令五申你不许冲锋陷阵,但是你常常做不到。吵得最凶的那一次你中了三箭,其中有一支离心脏仅仅寸许。你瞒着他不想让他担心,结果他知道了第一次对你大发雷霆,一气之下你返回边境任凭他私信诏书连番上阵也绝不回返。后来年关将近,你的祖父亲自来了一趟你才肯回城。

    王城已经张灯结彩年味浓郁,你一身火红大氅站在城楼上静静旁观。回到王城后你一直躲着他不肯见面,他遍寻你不得只好来到他初次见你的地方借酒消愁,却不想歪打正着你就在这里。你看了一眼穿着深蓝色宫装大氅的他,垂首行礼就要离开,他快步走到你身后拉着你转过身扑进了你怀里。很快,你胸前一片濡湿。你无声叹息,抱紧了他运起轻功回了府邸。年关将近,总不好让他受了风寒。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