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男神x你】小虐文一—从此我无心

    声明:    OOC预警,接着上次的写,从唐朝开始,与正史反差太大,接受无能请绕道。

【正文】

【唐高宗】

    你在与他的相处中,总是处于主动的那一个。他个性温柔,从来不会违拗你的意思。却肯为了你喜欢的东西,不惜一切去努力。

    你二十岁生辰,恰逢西域进贡,不巧你随父外巡,便没有得到心仪许久的汗血宝马。你看着皇伯父给你的补偿,想发脾气却无处可发,只得闷在屋子里。后来他来访,带来了你最想要的东西,你惊奇之余也没有忘了问他,他却含糊其辞。后来你才知道,是他去求了你的皇伯父,才得到了这匹本应赏给魏王的汗血宝马。

    你知道他看重你,你心里也属意于他,只等他来年加冠之后,再去求了你皇伯父恩典。可惜,天意弄人。
 
    突厥人内部叛乱,突厥可汗无法平定,向大唐求援。你随父出征。走之前,你窝在他怀里说,若你此次能平安归来,便做他的王妃。听到你的话,他高兴地像个孩子,止不住的絮叨。你笑弯了眉眼,晃得他几乎回不过神来。却不想,此去竟是永诀。

    为了护住父亲,你生生地挨了四十多刀,弥留之际,回响在你耳畔的,不是父亲悲痛欲绝的大喊,也不是你最喜欢的前朝旧曲,而是他为你吟的那些诗篇,娓娓动听,扣人心弦。

【南唐后主】

    他是个风骨天成的妙人,你与他在一起时总是在想,上天到底是有多偏爱,才能造就出这般出色的人儿。然而这般出色的人却把你放在手心里疼宠,生怕你受了半分委屈。

    娥皇的到来打破了你们之间的平静,你冷眼看着他们夫妻伉俪鹣鲽情深,转身离开了金陵这座满是你的回忆的城。离去时,你亲手将他为你写的那些东西葬入火海,化为灰烬。

    你将自己融入山中,却没有想到,金陵城里因为你的离开掀起了多大波澜。他大病了一场,朝局动荡,险些被人暗算。后来还是一位将军打了包票,说将你寻回来,才让他打起精神来。话传到你的耳朵里,你微微一笑,若你不想让人找到,只怕神仙下凡,也奈何不得。

【宋仁宗】

    赵祯这个人怎么说呢,他是好脾气,有时候却会对你不假辞色的指责,还罚你跪祠堂,虽然他会和你一起跪;他是帝王至尊,却在你生病时不眠不休地守在你身边,生怕一个不眨眼,你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的事是你和他都没有预料到的,狸猫换太子,母子反目成仇。李太后归来,刘太后打入冷宫。你不想他为了你与自己的生母有了隔阂,就给他吃了南柯一梦,离开了都城。虽然你知道,以李太后的仁慈大度,即使不让你做皇后,也是不会委屈了你的。虽然,你在离开的时候,哭的泪流满面。

    果然,如你所料,他醒来后砸烂了寝宫里所有能砸的东西,撕了无数张上好的宣纸,像个无助的孩子。好在你走之前,拜托了你的八叔去劝他。作为唯一一个知道你所在的人,八贤王无数次问你为何要离开,你的回答都只有两个字:天下。

【元世祖】
   
    草原上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喜欢了就是喜欢。当你怀着女儿家的心思向忽必烈表白的时候,他先是好好地嘲笑了你一番,看着你快要炸毛了他才将你揽入怀中,抵着你的额头说:“你这么好,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铁蹄铮铮,踏遍中原河山。三千里锦绣繁华尽毁,你知道草原男儿烈性,却不想,他们竟如此凶残。烧杀抢掠也就算了,竟然还屠城。城中老弱妇孺无一幸免,血流成河。

    你冲进王帐质问忽必烈,为何走之前约法三章的事,他还会纵容属下若此。他无言,你气红了眼。幼时父母惨死在你面前的情景让你瞬间失控:“忽必烈,我再问你一次,你敢不敢让那些屠城的人偿命?!”

    他把头垂得更低,你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原本的心跳不知为何渐渐感受不到了,灰黑色的火焰烧尽了你的心。你冷笑,当即骑马离开。既然你做不到,那我为何留下?忽必烈,你我死生不复相见。

【明太祖】

    朱重八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这一点你很早就明白了。而且他的心计才智,绝不在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刘伯温之下。
   
    南征北战,开大明二百七十六年之基业。他是个粗人,是个帝王,在你面前却是个情意绵绵的少年郎。他会经常惹你生气,却又会在第一时间向你道歉,你也是个没主意的,被他一道歉,再加上你的损友刘伯温的劝,也就原谅了他。但有些事,你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让他先过去。

    你和他一样,厌恶官场贪污。但你想的,是以立法以治天下,而不是以杀止杀,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当你告诉他你的想法时,有生以来第一次,你们大吵了一架,谁也不肯退让。他没有再次放下帝王之尊去哄你,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错。你也不想与他多费口舌,就放着他不管。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你们闹的不欢而散。

    你的离开,是必然的选择。他是个帝王,不可能永远是你的重八。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证明你当初的想法是对的,他在心里默默叹息,不知是为了江山社稷,还是为了你当初离开时他没能挽留住的遗憾。

PS:这一章自己写的很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清朝的一众帝王不打算写了,因为没有特别喜欢的。大家喜欢的就点个心,不喜欢的权当看个笑话,乐呵乐呵。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