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复健】最是无痕少年迟


【注】

(一)、《云裳羽衣》中毒产物,耽美同人,大概依照剧情走,文风不定文笔堪忧,介意勿入😊

(二)、“你”的性别自由转换(手动高亮.jpg),无我相族上尊(就是巫族,这里说明一下,巫族分为巫人和暗巫,安得貌似又暴露了对另一部剧的喜爱),命运之域的真正主人——离绝。

(三)、篇幅长短不定,有时候会是连载的故事,有时候又是每个命运之子的短篇。文中出现的【】里的内容属于文卷记载以及半半的传音,[]里的内容为人物内心独白或互动吐槽。

(四)、吾妄言之,君妄听之。随时补充,真假自定。

  —————————分割线—————————

【叶英篇·上】

   “这剑侠世界的弟子服,倒是比我们巫族的衣服还要华丽几分,半半你说是不是?”

   “大人,我觉得你还是想想待会儿万一有人来了,你说什么打发他比较好。”

    “说的也是。”

    命运之域的修补不是个轻松活,你抬起黄黑相间的衣袖按压着发痛的鼻梁,心想着该怎么办才好。但是,往往这样的机会并不会有。

    “你是何人?”

    清冷却好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你转过身去,身着杏黄色藏剑衣饰的男子面对着你,修眉俊眼轻皱,俊美端方的脸上几不可察地透出了一丝不悦与警惕。修长身躯绷紧,随时准备动手。

    【大人,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叶英。】

    “原来就是他啊。”

    仗着别人看不到半半,你肆无忌惮地和半半交流着。少顷,你清了清嗓子,开口说:“我,我,我是山庄新来的弟子,因为迷路了才走到这里,打扰少庄主了。”

    “无妨,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下去吧。”

    “多谢少庄主。”

    你悄悄松了口气,转过身刚刚走了一段路,身后猛地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你反射性转身挥袖,丰沛的灵力瞬间将长剑击飞出去,狠狠钉入了地板当中。斜飞长眉一凛,你略带杀意地眯起眼睛看向不远处的叶英。

    你身居高位无数载,无上威仪与生俱来,从来没有人敢对你动手,今天叶英的举止实在是犯了你的忌讳。但叶英也是少年英豪,又素来沉稳惯了,面对这样的你时,丝毫不惧,甚至仍就可以不卑不亢地问你。

    “阁下究竟是何人?来我藏剑山庄,又到底是为了何事?”

    叶英不愧是叶英,方才不动声色,竟然等到了现在才来问你。你淡淡一笑,晶蓝长杏哞中波光涌动,看的叶英有一刹那的恍神。几步靠近于他,你开口,平素冷冽如霜的声音带上了几分调笑的意味:“少庄主无需担忧,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并非是对少庄主或者藏剑山庄有什么恶意。否则刚才我挥袖之后,那剑就不会钉在地上,而是少庄主的胸膛了。”

    盯着你好看到过分的眼睛看了半响,叶英终于确定了你没有恶意,放下心来。他抬眼,这才好好的打量了你一番。叶英的身量较之寻常人已是高出许多,但你比他却仍高出了大半头去。你离他不过一步之遥,彼此的呼吸都隐隐拂在对方脸上,这有些亲近的举动,让从未与他人如此过的叶英脸颊微微泛红。

    见到叶英如此,你轻笑出声,叶英亦然。他正欲开口向你道歉,却忽然脸色一白身形不稳。你赶忙扶住他坐好调息。

    “多谢先生,方才是我失礼了。”

    “少庄主脸色不好,可是有什么不适?”

    “有人假扮忆盈楼弟子给我送信,我一时不察,中了毒,让先生见笑了。”

    “少庄主何出此言?名剑大会诸多事务,少庄主要做到极致定然大费精神。我于医术一道上不精,不知何毒只能不让毒素蔓延,少庄主忍一忍。”

     你伸出修长手指贴住叶英后颈,叶英身体微僵,却没有反抗。少顷,精纯至极的灵力游走在叶英的四经八脉,瞬间压制住毒素的蔓延。你一边帮叶英压制毒素,一边暗地里给半半传音。

    【半半,这个世界里可有精通岐黄之术的门派?】

    【大人,万花谷弟子自有与各种药草打交道,定然也是精通歧黄之术。】

    【那就好,不如我扮成万花谷弟子的模样,去找他们也方便一些。】

    你起手微光闪过,下一瞬已是穿着绛紫色广袖衣衫的万花弟子模样。叶英诧异,你轻柔说道:“这是我的祖传秘技,有时间再向少庄主解释。现在我先为少庄主去找万花弟子解毒,少庄主请稍等片刻。”

   你走出房门,去为叶英寻找万花弟子的身影。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便让你找到了。你与他言说之后,他欣然同意了为叶英。有万花弟子相助,叶英的毒很快便解开了。接下来便是去忆盈楼所居之处,找公孙大娘问个究竟了。

    “竟有歹人混入了忆盈楼弟子之中,是老妪失察了。”

   “公孙前辈无需自责,这件事叶英也有责任。”

    “阿云,为师记得,那名弟子一直与你的关系较为亲近,你可知她去了哪里?”

    “师父与叶哥哥说的,是云鹦师姐吧?今天早上阿云去找云鹦师姐,想让师姐教教我,可是云鹦不在房中,阿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样。。。”

   你在一旁静静听着叶英与公孙大娘和小阿云的对话,心底奇怪,也为寻找那个叫云鹦的人暗自发愁。不经意间一瞥,却见阿云眼珠滴溜溜的转,显然是一副有了好计策的模样。之后,你们便用寻香蝶,找到了云鹦的踪迹。可令你们吃惊的是,这个云鹦,却是“明教圣女”。

    明教之人素来机警,寻香蝶的徘徊不去很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眼看着他们朝你们攻来,你来不及多想,一手抱起叶英一手抱着阿云运用腾挪之法离开。

    再后来,剑洞遇险。叶英与来人鏖战不下,你在这里又不能全然使出自己的能力,情急之下,你将一把重剑掷于叶英,叶英接过去之后身形上下飞舞几番,再落地时地上已经躺了一大群落败之人。

    “你们所来藏剑山庄,到底有何目的?”

    叶英眉目微凛,一如你初见他时的模样。被他打伤的女子却并不答话,只是望向凭空扔给叶英重剑的你。可当她的目光看见你身边的半半与你手上环绕飞舞的流光金蝶时,脸色忽然惨白。

    你微笑,上前几步扶住叶英因为毒素刚解又历经鏖战而微微不稳的身躯,你扶住他的手臂强韧有力,说给对面女子的话却冷酷异常:“你就是木月?回去告诉你的主上,如有再犯,本尊不介意亲自动手清理门户。又或者,你们的大首领对你们发下嗜血修罗令。无我相族,容不得你们这样的败类。”

    “是,属下谨遵上尊命令。”

    木月有些后怕地接下你的话,心里却暗自发苦。她们的计划定下来已久,如今叫停已是来不及了。本想着这次倾巢出动怎么也能成事,可不想却碰到了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尊。暗巫虽与巫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对于上尊,却从不敢有忤逆之心。一是实力不及,二是他们的大首领连城雪,却是上尊最小的徒弟。即使被放出师门,也还是打断骨头连着筋。

    果然如同木月所料,她们的计划已经无法停下。你穿着丐帮弟子的醉卧天地衣隐匿在擂台下的人群中,一边为擂台上明显压着明教法王打的叶英喝彩,一边在心底暗自盘算着回去以后要怎么收拾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

    一旁的半半看着你脸上莫测高深的笑容,忍不住抖了抖圆滚滚的身子,同时默默地同情了一把木月。只不过半半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没一会儿注意力就又转移到了台上的打斗中。

    【大人,少庄主把那个人打败了!哎,不对,怎么那个木月又多了那么多帮手?】

    你刚刚想好处置的办法,半半的传音就在你耳边响起,却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你摸了一下半半的头示意它稍安勿躁,转过身查看木月那边的动静。

    木月她们位置选的也很隐蔽,只是这难不倒你。你挑了一个不会引人注意又能让木月那帮人看到你的地方挪过去,准备着随时出手。木月正和属下们解释,冷不防看到了换了一身水蓝色泉渊男装的你,脸色又一次煞白。她的属下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如坠冰窖。你似笑非笑的瞟了他们两眼,差点让他们当即腿软跪倒在地。

    台上,叶英与明教法王的打斗已接近尾声,他终于能抽出空来看你一眼。也许是心有灵犀,你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微妙的气氛在你们中间蔓延开来。

    之后的事你没有过多地关注,见叶英安全你也就放心了。你和半半在银杏树林里逛游着,欣赏着命运之域里难得一见的美景,过了一会儿之后和来寻你的叶英碰个正着。

    “谢谢你替藏剑山庄摆平了那群人,你于山庄上下有大恩。只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头一次自己开口问人家名字,叶英心里微微紧张。他努力平静镇定地直视着你的眼睛,可握剑都不曾发抖的手却冒出了一层细密冷汗。你温和地对他笑着平复他的心绪,冷俊的脸上满满地都是暖意,甚至还略带宠溺。

    “我真正的名字不好说给少庄主,就只有委屈少庄主和他们一样称呼我的化名了。”

    你扯过叶英修长手掌,微凉的指尖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下了“离绝”两个字。橙红夕阳透过瑰丽云层将霞光洒在你们脸上,惊心动魄的美。

    【大人,神谕显示这个世界的命运之路正在修复,我们或许很快就会离开了。】
   
    【我知道。】

    短短三个字,你的语气却带着一股浓浓的不舍与属于离别的难过。半半聪颖过人,知道你此刻心情不好,眼珠转了几圈,就蹦蹦跳跳地安慰起你来。

    【大人,我们和少庄主都有自己的责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如果舍不得少庄主的话,不如趁晚宴的机会在少庄主心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吧!】

    【半半你说的也是。那我就先换一身合适的衣服,再为他奏上一曲,希望能让我刻进他心里。】

    晚宴摆在叶英住的庭院里,就只有你和他两个人。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足够让你们了解彼此。都是喜静之人,吃饭的时候却并没有冷场。你挑着有趣的见闻说给叶英听,逗得素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他笑的眉眼弯弯。

    叶英只喜爱剑道,可并不代表他于六艺之上没有用心,相反,他在六艺上的造诣非常深。此刻,他与你席地而坐,对于你一首来自异界的《九天星落》,也能以笛声相和。

   一曲终了,你偏头看向叶英,眸光中承载红尘万丈,却只有叶英的身影清晰完整。

    “我心若此曲,赠予少庄主。”

    叶英看到你坦诚的模样,心里那一点怕被拒绝的怯懦烟消云散。你看着他万年难得一见的模样,心底一片柔软,宠溺纵容的氛围慢慢地蔓延开来,你冲着叶英张开双臂,期待地看着他。

    咬了咬水润薄唇,叶英仿佛下定决心般将自己投入你的怀抱中。嗅着你身上清冷悠远的般若花香,他狂跳的心慢慢宁静下来。

    “我心亦然。”

    语调微沉,却并不难听出叶英的欢欣与眷恋。你心里轻松下来,双臂环的叶英更紧了一些。岁月此刻静好,留下一片独属于你们两个的温柔。

    “正阳(PS:一问度娘就只看到贴吧里有人说少庄主小字正阳,如有错误望各位大佬告知,一定改正 ⊙ω⊙),你我都有自己无可推卸的责任,我也马上要去下一个地方修补命运之路了,可你信我,无论我走到哪里,一定会再回这里见你。”

    “我知道,我会等你回来。”

    叶英将自己埋在你的怀里,握着你给他的天山紫雪玉阳珏如是说。你们理解彼此的难处,因而绝不会对彼此有任何不满,世间最为美满长久的感情,不过如此。

  —————————上篇完—————————

【PS:憋了足足二十三天第一篇少庄主终于写完了,以后大概也就是这样的速度了,基本月更吧!写的可能不够好,速度也慢,自己都嫌弃,小可爱们多多包容啊😊】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