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十一

        次日午时,紫胤和盘古就飞回了天墉城,彼时凝若离已经完全压制住了百里屠苏体内的混沌煞气,但是百里屠苏不比她,一晚上折腾下来早已累的昏睡过去。作为师尊,凝若离自然知道紫胤这会儿定然担心坏了自己徒儿,于是很好心地放他去照顾屠苏。屏退了左右,偌大一个临天阁里,竟只剩下了盘古和她。
         “知道紫胤为什么会去找你吗?”
          凝若离的声音里无悲无喜,无波无澜听不出半分喜怒。但是盘古心里明白,独傲师尊这会儿已经怒火滔天了。心里不禁叫苦连天,他家孤桀师尊不在,万一待会儿独傲师尊发起火来,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见到明天的朝霞。
         “回师尊,徒儿懂得。”
         “明白就好。重云他用心教你和昆玉,自然是希望你们能独当一面。神界的人再大,也不过是你的后辈。你不去管,让伏羲和女娲掌权,你看看,有多少无辜的人受伤?天道是用来惩戒该杀之人的,不是让他们肆意枉杀无辜的。本尊只点你这些,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仙界,天绝宫,有疑惑就来,本尊先回去了。”
         挥动衣袖,凝若离御剑离开。盘古环视着空荡的临天阁,心中忽然明白,他和两位师尊,原来还差的那么远。两位师尊目空一切是因为早已参透,天地众生不过如此。放纵自己沉醉于红尘,是因为,在某个不经意间回首,总有人值得你为他心动。哪怕到最后,会两败俱伤一无所有。
        而在另一边,紫胤守着昏睡过去的百里屠苏,心中稍稍安定了些许。有师尊出手,屠苏应是无大碍了。只是苦了这孩子,如今的天墉城里,他能信的,就只有自己和陵越了。想来自己也是惭愧,没能尽到一个师父的责任,让歹人得逞,连累了屠苏遭此大难,实在是……
        心中情绪反复不定,紫胤抚上自己心口,那里正在剧烈的疼痛着,冰灰色的眼眸一转不转地凝视着榻上脸色灰白的百里屠苏,终是长叹一声,微凉的指尖抚上他的脸颊,流露出千般柔情万般不舍。屠苏,你若能平安度过此劫,日后无论前路如何凶险,为师也绝对不会弃你于不顾。
千月山
        陵越和欧阳少恭经过几番交谈,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经过。焚天受天雷所伤,体内妖丹破碎。而这里明月湖底所藏的蟠龙骨可以助其疗伤。本来他只要下去将蟠龙骨取出炼化即可,奈何伏羲命人在此下了禁止,他无法潜入湖中,自然也就取不出蟠龙骨。好在蟠龙骨灵力浓厚,他即使在湖面上也能炼化几丝,不过时间就要多上许多了。
         “如此,你为何不去找盘古大神?神界现在虽说是伏羲和女娲主事,可毕竟,盘古大神才是神界真正的掌权者。”
         欧阳少恭把玩着茶杯思虑着说出了那番话,他如今魂魄不全,不然就可以直接帮焚天取出蟠龙骨 ,只是他是在想不通,盘古因为小女儿凌穹尊神若风一事厌透了伏羲和女娲,怎么还会让他们二人掌神界大权?
         至于陵越,他也是这么想的。师尊紫胤也曾提过两句神界诸神,只不过也是没什么好口气。想来也不难解释,仙魔两界一直与神界不睦,两位师祖也不将漫天诸神放在眼里。而诸神向来心高气傲,被人如此蔑视自然会怒火中烧。但是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去找两位师祖的事,只能背地里耍些小手段来蛊惑世人。盘古大神作为孤桀师祖的弟子,不会不清楚这些,那他又为何如此呢?
        “莫说我法力低微应付不了伏羲和女娲,就算是我有心,也见不到盘古大神。星夜之城有双尊亲手设下的九九八十一道洪荒结界,当日的妖神尚且撼动不了半分,更不要说我了。好在襄凡在清风崖下并没有受苦,若是他和夭雪九尾一样,我只怕会发疯。”
        诸神不仁,以苍生为走狗,那他们又有何理由要苍生臣服!
(拖了一年多更新奉上,楼主现任高二狗,有灵感就更,不会坑,但是什么时候完结可就不知道了 ⊙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