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番外篇二 冰山VS火山

  • 【人物依旧走形,有参考苏紫和越恭(只在人物对话里打酱油)短视频的内容】

  •           忘了有多久没有过心动的感觉,好像自从他成为了天墉城执剑长老的那一刻起,内心的暗潮汹涌用就好像停止了一样。手中有剑,却已不用天意成全。在他见到年幼的屠苏的那一刻,心脏仿佛又有了动力,开始在胸腔内强有力的跳动起来。于是,他不顾老友涵素的反对,将身负煞气的屠苏和凶剑焚寂带回了天墉城,收他做关门弟子。

  •           屠苏很懂事,从来不会为他惹麻烦。但是偏偏有人看不过眼,处处为难屠苏,比如陵端,比如肈临。

  •           那一次,屠苏到试剑场去替他传达令谕,被陵端看见后好生讥讽了一通,屠苏回来后没有对他这个师尊提起半句,但是以他的修为和能力,如何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天墉城众人有幸见识了一回暴走的执剑长老是什么样子。

  •          当天下午,紫胤让涵素将众弟子召集到一起,说是有事要交代给一众弟子。他面上的冷漠如旧并没有让涵素看出半分不对,紫胤若是不想让人看出来,即使是凝若离,也未必能全懂他是什么意思。负手立于殿前,紫胤唇边挂着一抹若有还无的浅笑,像极了凝若离发怒前的征兆,眉梢微挑,眼底寒光四射,敢欺负屠苏的人,他不杀了他们已经是烧高香了,如果再不给他们点教训,他就不是紫胤,他就不叫慕容紫英!

  •          "听说最近有人在试剑场为难同门师弟,是谁自己站出来,我尚可饶他一命。否则,《焚冥剑诀》中的三大杀招,你们若是可以挡得住,那就继续做缩头乌龟好了。”

  •          犹如地狱修罗般的威压一瞬间由内而外爆发出来,完全不同于他平日里冷面示人的行径,陵端和肇临一看躲不过去了,便硬着头皮承认了他们欺负屠苏的事情。本来以紫胤的脾气应该不会重罚与他们二人了,可是偏偏陵端不长眼的在那里嘀咕:“执剑长老真是的,平日私下里偏心百里屠苏那个怪物就是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还这么偏心,那个怪物有什么好的......”屠苏可以忍并不代表他紫胤可以忍,当下大发雷霆。估计如果不是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理智又有涵素芷玉和阳在一边劝着的话,他会直接结果了陵端的性命。

  •            这件事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件平常之极的小事,却在屠苏心里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后来他和屠苏互通心意后有一次谈起此事,他看到了屠苏脸上那抹分明的笑意:“师尊真是的,弟子本不欲麻烦师尊为弟子烦忧,却没有想到师尊知晓了此事后会大动肝火。原来在那时候起师尊就已经将弟子放在心里了,若是师尊早些对弟子言明的话,弟子就不会对师祖她老人家心生妒意了。因为弟子知道,师尊的心里永远都不可能只有百里屠苏一个人,就像师兄,他的肩上还有天墉城的未来,少恭也是一样。”

  •           当时他听到以后脸色瞬间爆红,想要开口训斥却想到了这小子的厚脸皮,于是只得作罢。安慰自己说能看到屠苏多笑笑也是好事。

  •           “师尊,外边冷,快进来吧!”

  •           肩膀上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披上了一件狐裘,紫胤略微抬眼看向如今比他还高出半头百里屠苏,唇边无声无息的爬上了一抹微笑。屠苏,我的屠苏,慕容紫英的百里屠苏......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