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八【含小番外一篇】

  •        无言地站在房间外凝望天际 ,一轮明月高挂天幕,清辉月光洒了一地 ,仿佛所有的罪恶皆被洗涤得一干二净。月下一切的人或物都是那么的安祥,不谙世事在此刻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可惜啊,自己可能得不到了啊。。。。。。

  •        无声的一抹微笑爬上嘴角,欧阳少恭如画的眉眼染上了三分温润,迷倒了不知多少世人。少恭,你眼底的那一点思念,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出现呢?你心里是否曾经迷茫过,来到这世间到底是为了谁?是不是有一天,你会回到天上的九重宫阙中去,再不回来?

  •        其实若说起襄凡,欧阳少恭倒不陌生。当年他还是太子长琴之时,曾在瑶池会上见过此人,不过仅凭这些还不足以让欧阳少恭记住他。瑶池会上王母求得自己一曲,那襄凡在听着的过程中,取出随身的玉笛和了起来,曾引得一向冷心冷情的昆玉真人都出口而赞。要知道,昆玉真人是与大正、重光、东华三位神帝齐名的人物,连玉帝都要给她三分薄面,若不是万年前她的挚友上古神兽白泽为她挡下天劫后灰飞烟灭,临死前让她用昆仑万古寒冰冻住肉身,允诺无论多久都会回来陪她,昆玉只怕是要离开天界。

  •         襄凡和昆玉自从那以后便将自己引为知己,他接受天罚之时两人一度助他渡魂,后被天庭察觉后两人与天界翻了脸,襄凡被女娲压在了清风崖下,昆玉带着白泽的肉身求得了独傲尊者的保护,将他们安置在了昆仑山上,而且让紫胤真人照顾二人。据说,天墉城的凝丹长老芷玉便是师从于她。

  •         “少恭,在想些什么?”

  •         陵越踱步来到欧阳少恭身旁,看着他如画的眉眼出神,不自觉地与他靠近了一些。欧阳少恭看了一眼藏不住温柔的陵越,轻声说:“大师兄你可知道?那血月乃是麒麟族长襄凡的爱人,两人的相恋被天道所不许,且襄凡助人使用秘术,藐视了那些所谓的大公无私的神明眼里的天道,被女娲趁他不防压在了清风崖下。血月之所以残害人命,便是为了能够早日得到魔界至宝幻灵镜,打开清风崖的封印,救襄凡出来。”

  •        听完欧阳少恭的话,陵越顿时觉得心惊不已。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原来,并非是所有的妖魔都狠毒无情;原来,有的人可以为了一段不被世人所认可的恋情而豁出去性命。陵越仿佛明白了一些东西,但还未等他想明白那是什么,欧阳少恭便又说话了。

  •        “而且还不止这些。昆玉真人师兄你应该听说过,她与襄凡以及另外一名仙人是知己。当初助那位仙人使用秘术时,她也有参与。若不是昆玉真人逃出生天后求得了独傲尊者的保护,那些道貌岸然的神明又岂会放过她?至于我为何会知道这些,师兄日后自会知晓。”

  • 天墉城

  •         此时已是月斜夜西沉,凝若离蒋百里屠苏的煞气封印完毕,却看到了自己的徒孙在静静地望着自己,眼中有几分敬佩,几分羡慕,几分无奈,以及,几分难以察觉的妒忌。

  •         眉眼柔和了下来,凝若离知道了缘由,她问道:“屠苏有什么事就说吧!师祖与你师尊不同,有什么事尽管问来。”

  •         百里屠苏一震,惊讶于师祖敏锐的观察,一些话脱口而出;“弟子请问师祖,师尊于师祖,到底有何意义?师尊对于师祖的感情,师祖是否全然知晓?”

  •        淡淡一笑,让坐在凝若离面前的百里屠苏又是一惊,那笑容,像极了他的师尊紫胤。且听她说道:“对于你师尊紫胤,他是师祖心里可以信赖的人之一,也是师祖的至亲之一。而师祖对于你师尊,应该是心底最深处的执念,想要拼尽全力保护的人之一吧!这样说,屠苏你可明白了什么?”

  • ~~~~~~~~~~~~~我是温馨小番外的分割线~~~~~~~~~~~~~

  • 中秋节快到了,陵越琢磨着给他心爱的少恭送一个特殊的礼物,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师弟百里屠苏与师尊紫胤,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议。

  •        “陵越,为师向来对此路不通,你去问你师弟吧。"

  •        连临天阁的大门都未踏进半步的陵越,被师尊紫胤的结界挡在了外面,从里面传来的声音含着些不易察觉的沙哑,陵越立马心领神会,师尊定是昨天晚上被屠苏折腾狠了,所以才会这么生气,连屠苏都不叫了,可是师尊,以屠苏现在的修为,你这结界根本挡不住他啊!

  •         转身往阁外走去,想到屠苏今天说要去看望血月襄凡以及白泽昆玉,陵越转身前往天墉城的后山。果不其然,还未进门,便听到了五个人的谈话声与爽朗的笑声。等到他进去时,昆玉已经为他摆好了坐椅,并且为他奉上了新摘的他和少恭最爱喝的接引花茶。

  •         “陵越,你一定是在烦恼送少恭什么礼物吧?”襄凡看出了陵越的烦恼,直接问了出来。顺便从血月的怀里做到了他的椅子上,惹得血月一阵不满想着晚上定要好好“惩罚”襄凡。倒是白泽,看到陵越来了,主动将昆玉放回到了椅子中。

  •        凝目浅笑,昆玉柔声说道:“其实陵越你不必烦恼,少恭最爱喝的是接引花茶,那你便送他一片彼岸花海。”

  •        欧阳少恭觉得陵越这几天很奇怪,白天见他总是匆匆忙忙,晚上回来又不缠着与自己亲近,连位至天墉城执剑长老的百里屠苏都不如此,但是陵越却这般,不禁让人疑惑。

  •        在陵越的保密和欧阳少恭的疑惑中,终于到了中秋节。在接受完众弟子的恭贺后,陵越蒙上了欧阳少恭的眼睛,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向他为他准备的礼物。

  •         “陵越,你要带我去哪里?”

  •        “少恭莫急,马上就要到了。”

  •        接着行了一小会儿,陵越解开了蒙着欧阳少恭眼睛的布,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欧阳少恭大吃一惊:一大片火红的曼珠沙华开在眼前,连花瓣上的露水都好似变成了红色。花海中心处长这一刻十分罕见的雪桃树,恍若白雪的花瓣从树上飘下来落到绯红色的花瓣上,美得慑人心魂。。。。。。

  •        但是以往落在眼里十分孤寂清冷的曼珠沙华,今日竟是生出了几分暖意。一抹绝世的笑容呈现在欧阳少恭俊秀绝伦的脸上,他牵起陵越的手,走向花海中央的桃树。到了那里时,陵越转身问同样在看他的欧阳少恭:“少恭,你喜欢这里吗?你愿意,与我比肩同看人间繁华吗?你愿意,与我厮守生生世世吗?”

  •        “我愿意。。。”接下来的话语消失在两人相贴的唇畔,月光也在祝福着幸福的两人。陵越知道,他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让怀里的人独自忍受孤寂;欧阳少恭明白,他身边的这个人永远可以让他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他。

  •        给不了你过多的轰轰烈烈,但我能给你平平淡淡长长久久的爱,        这是我,用永生去完成的誓言。

  •        岁月静好,人依如旧。

  • 【PS:自本章之后,“血月”更名为“焚天”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