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六

  •   数日之后    江都城

  •         因为顾及到欧阳少恭的身体,所以陵越即使要赶路也尽量在天黑之前到达有人烟的地方,不为别的,就为了欧阳少恭的胃。每到留宿的人家时也总要亲自下厨做两人的吃食,一方面是怕有人加害,另一方面就是欧阳少恭的面皮薄,受不得旁人如此恩惠。拜陵越所赐,欧阳少恭的胃倒是不会痛了,只是这胃口越发刁钻起来,非自己所爱不吃半点,因此陵越也变成了欧阳少恭的御用大厨兼师兄,这是后话。

  •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第七日傍晚到达了江都,进城的时候一路收获无数夫人姑娘钦慕的眼神,欧阳少恭也罢,毕竟累世渡魂这样的场面所经不知凡几,可陵越就不是这样了。他自小在天墉城长大,为人素来严谨端方,即使身边有一个一同长大的小师妹对他恋慕不已,他也从未遇到过这般场面。看着身旁的欧阳少恭游刃有余地微笑面对这些人,他忽然就心生不同想法:如此一个完美如斯的人,上天是对他有多眷顾,才会让他生得这般俊逸?若能得此人倾心相随,该是多么让人艳羡的事.....

  •         “大师兄在想什么?莫不是在想如何给天墉城添一桩喜事?”欧阳少恭眉眼弯弯,显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可是他却不知,自己这副不同以往的调笑神情,落在身旁的陵越眼里竟是比世上万千风景还要惹人留恋,只是他已然面皮爆红,结结巴巴地说:“少...少恭,我们快走吧,一会天就该黑了...”

  •          好笑地摇摇头,欧阳少恭只觉得今日心情格外舒畅,往日里竟不知这天墉城大弟子脸皮如此之薄,往后可少不了热闹了。一路行一路笑,两人总算是到达了铁柱观,观主文心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二人,并且好好地招待了他们,在吃饭的时候将一应状况告诉了陵越与欧阳少恭,并且嘱咐二人一定要小心。

  •          “陵越少侠,欧阳少侠,此妖名为血月,是一万年狼妖。心性残忍,手段狠辣,常常与无形之中取人性命。只是听说他似乎有一心爱之人,被镇压在北海之极的清风崖下。血月取人性命便是为了他能够早日成魔,破除他的封印。”

  •         听完文心的话,陵越表示一定会尽力,而欧阳少恭则陷入沉思;

    北海之极,清风崖,那里压着的,不是麒麟一族的族长,天魔星君楼烬的好友襄凡吗?什么时候和血月又扯上关系了?况且血月如果救人的话,直接去找他的祖宗,在仙界当差的狼祖泽图就好了,为何非要大动干戈,引来天墉城的人,莫非有人陷害?

  •         瞥见欧阳少恭脸色不佳,陵越先小声地向文心说要去休息,而后便拉着还没有回神的欧阳少恭朝文心为他们准备的东厢走去,因为近日城中事务频发,所以诸多江都周围的道士都聚集到了这里,因此能让他们二人住的房间就只有一个了,好在房间够大,不至于挤得住不下人。

  • 天墉城 后山禁地

  •          蓝色的结界熠熠生光,结界内的人却翩然静坐低头沉思。百里屠苏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的思绪却几经起伏。师尊临走前将所有的一切对自己和盘托出,让自己不禁讶异,原来师祖并非只有师尊一个徒弟,师祖当年行走人间之时,曾认一冷姓侠客为义父,此人还有一名叫星芜的嫡系外甥与一名叫阔辰的旁系外甥,自小养在冷府,与师祖的关系十分亲密,师祖亲自教出了他们一身冠绝天下的本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位师祖的异姓弟弟,还是师尊的同门师弟。

  •         “你师祖她从不曾因为两位师弟与她有亲缘关系而偏待于他们,一切起居饮食悉与为师无异,甚至为师的待遇要比他们还好。如果为师与二位师弟有任何不适,你师祖绝对首先照顾为师.....”

  •        师尊,屠苏何尝不想如师祖那般照顾师尊,至少屠苏有一个名正言顺关心师尊的理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只能在背后仰望师尊,看着师尊用尽自己的所有去守护甚至根本对师尊心意一无所知的师祖,这种念而不得的痛苦,师尊并不是只有你一人承受......

  •        沉浸于回忆中的百里屠苏并不知道,此刻被他想着的师尊与师祖,一个正在和自己的异门师兄商讨如何救自己,一个正通过华灵之镜隔着十八重天时刻注意着自己。

  • 仙界   天绝宫

  •        虽然说修仙之人并不太注意自己的居所,但是如果有一个称心如意的住所,与修仙之人那可真谓是事半功倍。神界的凌霄宝殿虽说无比的富丽堂皇恢弘大气,可到底也还是少了那么几分的傲然之意。眼前这座宫室足足有十丈高,全数用红灵木同着汉白玉垒砌而成,三层楼各有千秋,高大的宫门,房顶的横梁与门前的柱子上雕刻着简单却又富有深意的花纹,无尽纯洁的灵力与仙气充斥着整个仙界,无怪乎九界中人皆视仙界为洞天福地。

  •         “尊者,一切均以安排妥当,尊者可以离开一段时间了。”

  •         “很好,”一袭红衣的凝若离出声,三千雪发散于身后,纯白的眉睫之间是掩不住的担忧,连带着额头中央那一抹蓝色菱形封印也现出了几分忧意。晶蓝玉眸之中满是莫明的情绪,周身的冷然仙气与身上所穿的赤红琉璃锦无绣窄边广袖长袍的妖冶魅惑形成了鲜明对比,“泽图,你去告诉黑裂白斩与本尊的两位弟弟,今日朔月本尊下界后,仙界与凤凰一族全部事务交于他们四个个打理,必要时可去魔界找孤桀尊者,如有不遵命令或擅自打探本尊下落者,格杀勿论”

  •         “是,”泽图回答道,身上的白衣也随他的回答微微扬起,束好的冰发之下那双透着孤傲寒光的双眸满是对眼前这个人的敬佩与服从,她不是一个合格的一界之主,却是世间最好的师尊,“只是尊者,您如果下界,势必会惊动盘古大神与紫胤真人,您要不要先做些掩饰,以防让他们两位为您担心呢?”

  •         “不必"凝若离挥手回绝,兀自笑言,“以他们的本领,恐怕来不及在入夜前从星夜之城赶回天墉,况且本尊素未谋面的小徒孙百里屠苏那孩子身负的是焚寂凶剑所带的混沌煞气,之前紫英虽已为他按清心真诀上本尊所诉之法为屠苏封印煞气,可毕竟混沌煞气是一极凶之物,紫英的伤又不曾调养到无懈可击,如今再为了屠苏被冤一事劳心费神,那他那虚寒的体质还不得又折磨他好一阵子?"

  •         “尊者当真极是看重紫胤真人。”

  •         “并非全部。紫英这孩子自小因为生辰不祥之事受尽了他人冷眼,本尊当年也是如此。更何况本尊既是他的师尊,就要为他做好今后打算。也罢,不与你说了,本尊要动身了。”

  •         “恭送尊者。”

  •         泽图望着凝若离御剑离开的背影,嘴边溢出几声叹息,原来尊者什么都知道,只是为了紫胤真人,不得不缄口不言。尊者这番心思,极似当年的南侠展昭于尊者,又如今日的孤桀尊者啊......

  • 【PS:浮生的BUG有点大了啊,完全是由于剧情需要,求历史党们拍砖拍轻点,呜呜呜T~T关于南侠展昭的设定,是凝若离游走人间所认的大哥,是她的义父冷沉青的师兄展星耀的儿子,还有一个同胞妹妹展云,是若离的义妹。南侠喜欢若离,也跟若离暗示过想与她白头的心愿,甚至为若离抛弃了很多对他来说尤为重要的事物,可是若离思及自己已有所爱,况且冷府大小姐冷尘绝的身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就未答应。南侠出于对若离的深爱,选择了成全和在若离身边守候永生,若离出于愧疚曾想回绝,但南侠不改初心,最会由于一生功德无数羽化成仙,做了仙界的清泯仙君,南侠展昭的粉和鼠猫党们不要打我,原谅一个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何家劲板展昭的人的心吧!另外,求评论求转苏紫越恭吧啊啊啊啊啊T~T】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