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五

  • 【PS: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发烧了,所以回学校的事只能耽搁了,可浮生是初三党啊,落下这么多课怎么办?>~<】

  •         接下来的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百里屠苏因为煞气发作又心有挂念,所以误伤了同门师兄弟,被罚藏经阁抄书,可是因为鬼面人杀死了肇临,当时又无第三人在场,因而紫胤只得罚了百里屠苏后山禁闭三年,其实他从不相信自己一手带大的屠苏会犯下如此滔天大错,所以在屠苏禁闭的三年里,紫胤一直未放弃过查找真相,还自己徒儿一个清白。

  •         为了此事,紫胤将城中诸事交于三位好友,交代陵越好好教习弟子,自己带着古钧与红玉,踏上了漫漫查证之路。首先要去的,便是他的同宗师兄,大神盘古所在的星夜之城,为了屠苏的清白,他这个当师尊的绝对要尽力,不管是为了屠苏,还是为了他自己。

  • 天地尽头 孽海边缘 星夜之城

  •         “父神,紫胤师叔带了古钧与红玉,正在城外等候,父神可要见师叔?”

  •           一名华发红颜的女子在问坐在上首的一个头发呈冰蓝色的男人问,深色之中带着的恭敬随时可见。眉如细柳,眼似秋水,鼻峰巧致,唇如涂丹,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她身上穿着的白底红边的广袖深衣,也被带出了几分仙气,此女子正是盘古的幺女,神界的凌穹尊神——若风。而他面前气度超脱,湛蓝色锦服着身,用白玉高冠束起全部发丝的男人,正是开天辟地第一大神,孤桀尊者的嫡传弟子,星夜之城的主人——盘古。

  •          天地混沌之时,盘古以精血造就出四大神兽,即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兽。后因预感到天地即将开辟,所以又以心血结晶孕育出天地真灵若风,此番诸事结束之后天地方才开辟,五行方才诞生。

  •         “紫英?他不是在天墉城呆得好好的吗?怎么有空到为父这里来?难道是他的身体又出了问题?风儿,快将你师叔请进来,若是怠慢了他,你独傲师祖非把这星夜之城拆了不可。”盘古急忙说,天知道两百年前他是费了多大劲才从独傲师尊手里将这星夜之城保下来,还好紫英师弟没有大事,否则他极其护短的独傲师尊,还不把天地都翻一番,好为他家师弟报仇。

  •         "是,父神。”

  •         若风回了盘古,径自出了玄英大殿去请师叔紫胤进来,旁人可以请属下去请,但是她这师叔,非她与四位兄长姐姐请不得。这其中固然有独傲师祖的缘故,更多的还是他们五个对师叔的尊敬。若不是这样,以他们的脾性与地位,除了父神与两位师祖外,就是女娲与鸿钧道人这等有莫大功德的真神,也颇难获得他们的尊敬。

  •          刚出了星夜大门,若风便远远看见了她那受尽满天诸神羡慕的师叔紫胤正站在那里。快步走过去于紫胤行礼,说道:“弟子凌穹尊神若风,拜见紫胤师叔。父神已在玄英大殿等候,请师叔移步。”

  •          “快起来,”紫胤上前拉起若风,对她说,“风儿越发长进了,比你玄武哥哥强多了。如此,师兄他也可放心了。引师叔去见你父神吧,师叔有事找他。”

  •           依言照做的若风在前面带路,紫胤与古钧红玉在后面跟着。面上一切如常的紫胤心里早已是百转千回。还记得那年他初有所成,师尊为了嘉奖自己便带着自己来这天地尽头游玩,自己也正是在那时认识了被称为开天辟地第一大神的同宗师兄盘古,之后种种,自己与师兄一别数年,虽有书信往来却再也没有见过面,数年之后的第一次相见是为了屠苏,没想到如今又是这样,真是造化弄人啊!

  •           这样想着,一行四人便进入了玄英大殿。盘古一早就让人备下了紫胤喜欢喝的天山雪露茶,等他进来后立即给他满上,拉着他到大厅里面对面坐下,关切地问他:"紫胤啊,师兄素知你脾性,没有事是不会亲自过来的,如今你自亲身赶来,想必是有事吧?”

  •           “不瞒师兄,紫胤的确是遇到了麻烦。师兄知道紫胤的小徒弟百里屠苏身负煞气,天墉城诸弟子中除了陵越,没有人愿意亲近他,上次朔月之时屠苏误伤了同门师兄弟,被掌教真人罚在藏经阁抄书。岂知当夜里与屠苏一同被罚的弟子肇临便被鬼面人杀害,当时没有第三人在场为屠苏作证,所有人便都认为是屠苏杀了肇临。紫胤无法只得将屠苏关在后山禁闭三年。”紫胤回答说,除了师尊,他是第一次不相信自己身边人会无故杀死同门,即使是陵越,在事实确凿的情况下,紫胤也不会再辩解分毫。但屠苏不同,紫胤无论如何也不信他会因一时意气杀了肇临,况且是没有证据?

  •          “师弟的意思是有人故意陷害屠苏,想要置屠苏于死地不成?可是事发当晚,无任何人在场,师弟又如何相信屠苏是清白的?不是师兄不信你与屠苏,而是没有于你们有利的事实,即使是师兄出面,也难免遭人非议。虽然师兄不惧这些,可是你与屠苏要如何才好?”

  •          “紫胤......”

  •          无从分辩也不知如何分辩,紫胤陷入了两难之中。强行出头于屠苏于他都不利,他自是不怕,可屠苏自幼失亲,心思极为敏感,如何对这些事视若无睹?但是如果他这个做师尊的不管,谁又来还屠苏清白?如今已没有他仔细思量的时间,不管会有什么后果,只知道到时候他不会因此而后悔便是!

  • 天墉城

  •         “启禀掌教真人,山下江都城铁柱观道长文心来报,说近日有药为祸江都,已有数百名无辜百姓被害,死相极为凄惨,被剖心破腹的不在少数,那妖极是厉害,铁柱观全员出动也未能擒住,反有弟子遭了妖物毒手,所以才来求我天墉城相助。”传讯弟子报给涵素道。

  •         "竟有如此妖物为祸人间,我天墉城岂能容他?陵越,你马上收拾东西下山助文心降妖,少恭你精通医术,随陵越一起下山,不得有误。后山禁地之中会有人照顾屠苏,直到你们师尊回来,陵越不必担心。少恭你虽精通医理,可毕竟来天墉的时日尚短,法术还不甚精通,没有危险时不必往前冲,自身性命要紧。”

  •         “是!” “是。”

  •         陵越与欧阳少恭先后出了门,涵素望着他二人的背影嘴边溢出几声叹息:"紫胤啊紫胤,你自己深陷情劫尤不可知,更何况是陵越?但愿百里屠苏与你,陵越与欧阳少恭,不是天定良缘也不要是孽缘啊!罢了罢了,世间一切自有定数,非我等苍生可以参悟,希望上天垂怜你们吧,否则便是万劫不复之境地啊......”

  • 【PS:下一章估计时间错乱,南侠展昭会乱入。这是浮生的一个小BUG,亲们凑活看吧!浮生懒得改了,接受无能者请点左下角“收起”按钮,不胜感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