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四

  •         进入内室以后,凝若离看着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徒儿紫胤,不着痕迹地叹息几声,遂上前示意涵素与和阳将紫胤扶坐起来,自己则将盖在紫胤身上的锦被叠好放在一旁,复又对站站一旁的芷玉说:"劳烦凝丹长老去把金凤带来的还魂草与万灵池水和着昆仑雪莲一起煮成药汁,如有曼珠沙华与曼陀罗花的干花也请一并煮了,紫英的伤势颇重,这些药对紫英早日恢复有莫大助益。”

  •         芷玉一一记下,却还是按捺不住心里泛起的惊天骇浪。莫说在天墉城这些药材已是罕有至极,就是九界之中怕是也难寻觅。凭借他多年修行的经验,如果紫胤要是在天墉城出了一星半点的差池的话,他这位师尊绝对会用满城弟子的性命为紫胤陪葬。虽然自己才第一次见到这位在传说中冷傲绝伦的尊者,但是他敢以自己的性命发誓,若是紫胤就此长眠的话,他的师尊绝对会将整个个人间变为无间地狱来为自己徒儿报仇,毕竟她有那个实力,也有那个资本。

  •         待芷玉去煎药后,凝若离转过眉眼,对肃立一旁的涵素与和阳说:“今日之行甚为凶险,还要烦请二位在这里为本尊与紫英护法,以防不时之变。本尊已将整个天墉城都罩进了结界之中,用来防备与紫英有仇之人借机报复。虽有此举,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         涵素与和阳依言谨记,随后便各自找蒲团坐好,运起天墉城独门心法为床上的师徒二人护法。看着涵素与和阳进入状态,凝若离便伸出双掌,以掌心覆在对面紫胤的胸前,而后运起周身功力,修复紫胤逆行的经脉,过程中不敢有半分分神,倒不是她做不到,而是她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徒弟受苦。

  •         随着蓝白相间的光芒打进紫胤体内,他惨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红润,显然是逐渐好转中的迹象。或许是因为师徒二人体质一个天生阴寒一个虚寒至极十分接近的缘故,紫胤受的重伤在凝若离以凤凰一族的凤羽灵力与自身的洪荒之力竭力修复的缘故下,竟用了仅仅半天的时间便已然恢复了七成!

  •         素来了解自己徒弟的脾气的凝若离知道如果自己不在,紫胤定不会好好服药,便对涵素说自己要在天墉城小住几日,涵素自然一一照办,等涵素与和阳退下后,芷玉端着煮好的药走了进来,问谁喂尚未转醒的紫胤服药。凝若离觉得毕竟她是紫胤的师尊,虽然男女有别,但若叫她将尚未痊愈的紫胤交于他人照顾,她还不如自己照料,况且她一向视紫胤如己出,如今子女有难,怎能让她坐视不理?

  •         紫胤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生来便不喜欢他的父母,有对他敬而远之的亲人,有对他嗤之以鼻的伙伴,可最后都化为了师尊那张永远都对他泛着关心与疼惜的脸,叫他格外觉得暖心。无论自己是慕容紫英亦或是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师尊永远都是幼时那个对自己关心不已,会给自己悉心指导的师尊不是吗?

  •         勉力睁开乏力的眼皮,紫胤那双冰灰色的眸子里显出了几分疑惑,他明明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怎会如此醒来?而且他敏锐地发觉自己的伤已好了七七八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正当紫胤暗下疑惑时,在外间打坐的涵素,和阳与芷玉听到内室里传来的响动,互相狂喜地对视了几眼,一个接一个地进了内室,看到紫胤已然转醒,平时与他最为要好也最为活泼的芷玉先按捺不住心中喜悦上前坐在紫胤旁边关切地问道:“紫胤你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再为你看看?”

  •          “无碍,只是涵素,和阳,芷玉,我的身体如何我最清楚,这次内伤又极其之重,断然不是你们能够治愈的,告诉我,是谁救了我?"

  •          “你觉得除了为师,谁还有这份闲心将你一个死人从鬼门关外拉回来?你也越来越不顾念自己身子了,‘空灵极功’又非一般功法,你以凡人虚寒之躯练就已实属不易,怎么还敢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你是诚心给为师找麻烦是不是?”凝若离故做严肃地训斥紫胤道。

  • ~~~~~~~~~~~~~~~时间分割线~~~~~~~~~~~~~~~~~~~

  •          "事情就是这样,你们师祖在天墉城小住了十天,把你们师尊的身子调养到不会再轻易出现任何问题了方才启程回了仙界。从你们师祖走了以后,你们师尊再也不会贸然使用‘空灵极功’上的东西,一是怕你们师祖担心,二来也是因为他自己体质虚寒至极,除了必须要启用此功心法的时候以外,其他时候能不用就不用。不过从那以后,你们师尊也变得越来越敏锐稳重,逐渐树立起了无上威信,人也越发超脱淡然起来。"涵素回忆说。

  •         这番话听得陵越与百里屠苏越发心里不是滋味起来,陵越是由衷地敬佩自己师祖的实力和为自己师尊不值,而百里屠苏除了对师祖的敬佩与为师尊感到不平以外,心里还多了几分对师祖莫名其妙的敌意与对师尊的疼惜,师祖对师尊的尽心竭力,师尊对师祖的敬意与深切的情意,比他早了几百年,他还能在师尊心里留下一席之地吗?

  •          师兄弟二人先后向涵素请辞,出了房门,外面的天色已然是日阳高照。陵越对百里屠苏说:“我先去看看陵端与少恭,看他人是否好好监督众弟子早课。再去看少恭有没有好好吃午饭,屠苏你是与我一道还是回临天阁中去?”

  •         “多谢师兄好意,我想我还是回临天阁吧!出来这么久了,师尊是会担心的,毕竟在这天墉城中,有的是与我不合的人。”

  •        点点头,陵越与百里屠苏分开往不同的方向走去,百里屠苏边走心里边想:师尊,如果换做是我经受你当日的重伤,你会如师祖一样这般对我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永远比不上师祖对师尊来得重要?真的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啊......

  • 【PS:各位亲浮生知道这章有点短小,可浮生已经尽力在销病假之前为各位亲奉上这短小的一更了!亲们就看在浮生有病了还不忘更文的情况下,饶了浮生吧>-<另外,求评论求转苏紫越恭吧!授权方式以在“三”里给出了,至于其他后续,亲们请耐心等到周五浮生从学校里正式过星期回来再看吧,不必再白等了,浮生保证一定会在星期天奉上几更的,绝对不会食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