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三

  •          次日清晨,陵越起了一个大早,熟悉完毕后到陵端房中告诉他让他先代自己监督众弟子早课,而后又记挂着欧阳少恭的胃似乎这两天又不大舒服,每次见他吃饭都吃不下多少,便亲自到厨房做了易消化的鸡丝粥,做好后装到篮子里给他送过去。

  •         等陵越到了欧阳少恭所住的房间时,果不其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味,皱眉上前敲门,希望欧阳少恭能听得到,不然他就是拿剑劈,也要把少恭的房门劈开。

  •          穿戴好衣衫,欧阳少恭还在奇怪谁这么早就来找自己,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端肃严谨的天墉城大弟子陵越站在自己房门外。欧阳少恭侧身将他迎进房里,看他把手里的篮子放在岸上。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份鸡丝粥!估计是他自己亲手做的,依着陵越的性格,势必不会将这种事假手于人。

  •         看着欧阳少恭将一大碗鸡丝粥慢慢地喝完,陵越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总算是吃了一点东西。喝完粥,欧阳少恭问陵越:“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我观你愁眉不展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可否说与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是你什么忙呢?"

  •         叹息几声,陵越开口对欧阳少恭说:“少恭你和晴雪来天墉城的时间还短,不知道这城中有诸多关于师祖的传言。自天墉建成以来,关于师祖的传言就从未断过,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师尊他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师祖,即便在我和屠苏面前也仅有寥寥数语。前些时日屠苏晚上出去练剑,听到师尊提起了师祖,回来便问我知不知道,我也无从对他说起。我们二人不能直接去问师尊,就想着今日能不能去问问掌教真人,看看掌教真人知不知道点什么。”

  •          原来是这样!欧阳少恭心想。他累世渡魂,对于三百年前的事情多少知道一点,只是不确定紫胤真人是否就是传说独傲尊者亲传弟子慕容紫英,毕竟他未曾亲眼见过慕容紫英本人,只是从天界与神界的传说里了解到的,所以他不打算告诉陵越。渡魂之中见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他不能也不敢轻易将自己的所有告诉别人,除非是自己极其信任的人,当然,前提是那人必须同陵越一样,否则......

  •        "大师兄放心,我会同陵端师兄一起监督弟子早课的,师兄不必担心,尽管和屠苏师兄一起去问掌教真人,早课有我和陵端师兄呢,不必忧虑。”

  •          和少恭道好别,陵越便去临天阁找百里屠苏会合,却发现他早已等在临天阁的大门前,于是师兄弟二人便一同去找掌教真人涵素。

  •          听到弟子回禀说陵越和百里屠苏找他,涵素让人请他们进来,心里却止不住地疑惑:陵越就罢了,怎么百里屠苏今日也来了?要知道他自拜入执剑长老紫胤门下以来,除了师尊紫胤与师兄陵越以外,几乎从不与其他弟子来往,连自己这个掌教也不例外,今日这是怎么了?

  •           进入涵素房间以后,陵越与百里屠苏在他的示意下坐下,涵素问道:“陵越,屠苏,今日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莫不是屠苏的煞气又发作了?"

  •          知道百里屠苏不擅言语,陵越便说:"掌教真人容禀,自天墉建成以来,城中关于师尊的流言就从未断过,大都与师祖有关。近日又出现了一些关于师祖的流言,我和屠苏不方便说些什么,也不好去问师尊,就想请问掌教真人,看掌教真人是否知道关于师祖的事。”

  •          该来的总是会来,涵素想着,对陵越和百里屠苏说:“当年之事具体缘由我也不知道,只是紫胤他初到天墉之时,并非无人能敌。由于闭关时出了差错,性命危在旦夕。就在这时,你们师祖降临天墉城,救了紫胤。那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比那些神仙更为尊贵的人,万千言语也不足描述出你们师祖的万分之一风姿。"

  •       两百年前  天墉城

  •          临天阁中传出几声爆响,门口的淡蓝色封印迅速消失,惊得在外阁为紫胤护法的掌教真人涵素与戒律长老和阳急忙冲进内室,感到素来冷冽坚毅的执剑长老紫胤面色惨白地坐在蒲团上,不远处还有几滴溅落的鲜血,一看就知道是他吐的,二人赶忙将紫胤放到软床上躺好,留和阳在这里照护昏迷的紫胤,涵素去请来凝丹长老芷玉。

  •         不消一会儿,一身青衣的芷玉便同涵素到了临天阁中,将随身背着的药箱放好后,就开始为紫胤把脉。时间越长芷玉的面色越凝重,旁边的涵素与和阳也跟着紧张起来。

  •         良久,芷玉将紫胤的手腕放回被子中,转身对涵素与和阳说:“掌教真人,戒律长老,执剑长老他的经脉逆行入骨,加之天生身体虚寒,他连的功法又不同寻常,即使是用“天地玄物”中的疗伤圣药“灵元丹,恐怕也于事无补。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找到执剑长老的师尊,才有可能救回执剑长老的性命。否则就算是盘古大神出手,也是回天无力。”

  •         “难道就只有这个法子吗?莫说是我,就算是掌教真人,恐怕也只能和执剑长老打个平手吧?如此厉害之人,难道就半分也救不得吗?凝丹长老的话,是说执剑长老此番绝无生机了吗?”和阳惊惧出声。

  •         “并非是我不愿救执剑长老性命,”芷玉回答说,面色比之刚才又凝重了几分,“而是执剑长老体质虚寒至极,贸然出手不但救不了他,反倒可能会伤及执剑长老性命,而且他所练习的功法是早已销声匿迹了上千年“空灵极功”,以剑法形式化出想必是有高人指点过他,否则就算是盘古大神,也不可能将此功改为剑法。除了执剑长老的师尊之外,我想不会再有人做此举,毕竟其中凶险,比起凤凰涅槃与由神化魔的苦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那该如何是好,"涵素出声,他与紫胤是至交,断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白白去送了性命,“执剑长老从未在我等面前提起过他的师尊,即使是盘古大神也未必知道,难不成就这样看着他失了性命吗?这样无能为力,我天墉城又如何在人间立足?"

  •         正当三人担心紫胤的性命即将不保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了数声凤凰的鸣叫,三人急忙走出内室,然后便看到了永生令他们为之铭记的画面。

  •         蔚蓝色的天幕中,九只通体火红的凤凰跟在一只浑身泛着金色光芒的凤凰身后,而在那只金色凤凰背上,站着一名白衣人,应该是名女子。她发丝如同寂雪一般,用一条白色发带束成马尾,斜斜的发帘划过右眼直到脸际,那双眼眸仿如天上星辰,承载了世间所有的光华,鼻峰挺直,唇形完美,身上的白底金线挑绣流云广袖开襟外袍罩在同色的无袖开叉长衣外,贴身的是一件穿在绣着金羽凤凰裹胸里的蚕丝寝衣,这两件衣服藏在长衣之内,只露出了一个小角,衬得女子越发清雅起来。

  •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冷傲飘逸清丽绝伦宛如遗世谪仙的人,周身竟泛着不可侵犯的王者气息,仿佛一出手便会毁天灭地,她正是紫胤的师尊凤凰一族的族长,仙界的真正主人,独傲尊者——凝若离。

  •          翻身从金色凤凰背上跃下,凝若离对面前的三位后辈说:“你们不必讶异,本尊即是紫英的师尊,想必你们也已知道本尊的真实身份,换本尊为傲尊即可,今日本尊为紫英之伤而来,你们随本尊进内室,为本尊护法,而且本尊有事要对你们说。”

  • 【PS:哪位大神有本事,帮浮生把这个系列的三片文([[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一,二,三)都转到苏紫吧和越恭吧去,注明是谁写的和出自哪里即可。转完请在贴吧里艾特“肖倾心”,因为这是浮生在贴吧里的名字,谢谢咯^~^另外浮生是初三党一只,这次更文是请了病假回来的,下周再有几更,就应该是两周一更了,对不起哦~如果亲们对文章有什么看法或者是有关剧情,可以进行评论,浮生会看的也会尽最大的努力回复,各位喜欢本文的亲们,让评论来的猛烈些吧!关于独傲极尊,是浮生在每篇文里都可能有的哦,浮生很喜欢她,希望亲们不要讨厌她,拜托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