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二

  •         进入师尊房中后,百里屠苏一眼便看见榻上摆着的一本古籍,封面用的是上好的雪缎包裹,连一丝尘土与褶皱都未曾沾染,可见主人对它的珍爱,书恰好翻开了一页,却让百里屠苏心惊不已,那上面是记载的早已失传的《清心真诀》,据说此诀连号称天地第一诀“玄英真诀”都望尘莫及,当真威力惊人。

  •         紫胤不由奇怪,自己这小徒儿一向沉默寡言,很少有动容的时候,可是如今却难得讶异,这性情倒与自己相似。难得的,紫胤坐在上首以后,开口对百里屠苏说:"坐吧,屠苏。”

  •         看到百里屠苏坐下,紫胤方才小心翼翼地收起那本摊开的《清心真诀》,动作轻柔地让他的小徒弟再次惊诧不已,心里又泛起了那样大不敬的妒意,师尊对自己,从未如此和颜悦色过,但是为何对一个死物却珍视如此,难不成又与师祖有关吗......

  •         收好后,紫胤问屠苏说:“屠苏,为何心里烦闷?”

  •        “禀师尊,弟子只是因朔月将近,体内煞气又蠢蠢欲动,才会引得内心烦闷,本欲借练剑平复心绪,不料却打扰了师尊..."思念师祖。这四个字百里屠苏没敢说出口,他怕一旦说出来了,又惹得师尊伤心,这样他舍不得。

  •        “无妨,为师只是在怀念一位故人,屠苏大可不必因此而自责。说起来,这本《清心真诀》,还是那位故人送给为师的呢.....”紫胤边说边又自嘲,师尊,如今紫英也收了一位与自己有相同境遇的徒弟了,只是师尊你,竟连见徒孙一面也未见呢。

  •         “师尊,恕弟子冒昧,敢问那位故人是谁?为何会有连神界据说也未有一本的藏书?莫不是盘古大神?"

  •          百里屠苏这样说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他想看看自己师尊会不会对自说出当年的事,自己对于师尊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别人也许不知道,紫胤居然认识开天辟地第一大神盘古,而且盘古对紫胤颇为熟捻,像是早已认识一般。要知道,盘古自从开天辟地以后,早就隐居在天地尽头孽海边缘的星夜之城里,平日里除了四大神兽和小女儿若风外,连天帝都不愿一见。至于百里屠苏为何会知道,全靠当初紫胤为了压制他体内煞气,亲自去了一趟星夜之城,也才让百里屠苏知晓了此事。

  •         面上不禁一松,紫胤倒是差点忘了,自己的小徒弟百里屠苏可是为数不多知道自己认识盘古大神的人之一,不过他一向口风严实,不会一不小心说出去,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平复了一下心绪,紫胤复又开口道:“不是,是另一位故人。算起来,那位故人还是屠苏的师祖呢,如果有幸的话,屠苏一定会见到师祖的。”

  •        “弟子尚有一事不明,既然师祖有这等强大的力量,为何鲜少见人提起师祖的名号,是有何不便吗?那既是这样,为何师尊又会拜入师祖门下?"

  •         “说来话长,"紫胤叹息道,其实心里也有点惊讶为何屠苏会问这么多,但这些是埋在心里独自承受,倒不如一吐为快,屠苏他会是一个好的倾听者的,“那时为师年幼,因着生辰的缘故连为师的父母都不喜为师。有一次为师独自出游,碰到你师祖她感到烦心下界出游,遇到为师后见为师年幼便问为师为何独自一人,为师那时觉得你师祖无比和善,所以就说出了自己的事。你师祖十分为为师不平,就问为师愿不愿意拜入她门下,为师当时只觉得你师祖是个好人,所以同家人说过后便随你师祖一同修行,三百年来,唯独每年家人生祭之时,为师才会下山。如此,便过了三百年。”

  •           师尊虽然言简意赅,但百里屠苏何等的聪明,当下便在心里猜出了自己师尊这三百年来是如何度过的。每日重复着练功,学习一些晦涩难懂的事,还必须强迫自己不得松懈,只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答师祖当年的教导之恩,只为了可以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去分担师祖肩上的责任,只为了能够有一日与师祖并肩而立,这样默默守护师祖的师尊,对自己严苛到让当时年少的百里屠苏心疼得无以复加。师尊他一定很苦吧?

  •           师徒两个一直谈到了深夜,百里屠苏惊觉夜深月西沉,便起身向紫胤告辞:“夜已深,师尊还请早些歇下,弟子改日再来找师尊听得当年之事。"说着,百里屠苏便走出了紫胤的房间,顺便细心地为他关上房门,就再无了声音。

  •          回到自己房中,师兄陵越正在等自己,百里屠苏走过去颔首问:“师兄,这么晚了来找屠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         闭眼坐在榻上调息的陵越听到百里屠苏问他,便睁开了温润的墨眸,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他毫发无伤后,方才说道:“晚饭时听晴雪说你心情似乎不太好,便想着来看看你。朔月将近,你要多多注意,师尊与我都会帮你度过此劫的,你不必为此烦忧。”

  •         听到师兄提起师尊,百里屠苏想到自己刚才在师尊那里听到的事,就问陵越:“师兄,你可曾听师尊提起过师祖?刚才我出去练剑,听到师尊说起了师祖,好像师祖比盘古大神更为尊贵,只是为何鲜少听人提起过师祖呢?"

  •         "这,”陵越明显地为难,因为他也不知道师祖到底是何方神圣,自打被紫胤收为大弟子,他就没少听过关于自家师祖的传闻,可每次不是被师尊一脸冷冽的制止就是不了了之,再要不就是没个应证,今日听师弟一提,他心中也不免好奇,"我也不知道,明日我让少恭和陵端替我监督一下早课,我和你一同去问问掌教真人,看看掌教真人知不知道点什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