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苏紫越恭】浮生梦断曲阑珊 一(本文紫胤=慕容紫英,与仙四剧情无大联系且有大量改动和新人物,慎读)

  •          记得那是十五岁那年的一个雪夜,百里屠苏第一次见到自己师尊在怀念一个故人。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看起来冷漠到没有任何情绪的师尊也会有在心底默默地思念一个人的时候。

  •           那天夜里,纷纷扬扬下了一天的大雪终于停下,然而他却觉得内心有一股烦躁到不到宣泄,在榻上翻来覆去了良久也没有丝毫睡意,索性披上外套,拿起自己平日里练剑所用的奉天剑,准备借在院子里练剑来平复思绪。却不料刚走到练剑场地时,就看到自己素来稳重睿智的师尊紫胤,竟在舞一套连天墉城藏剑阁的最高剑术,由鸿钧老祖与女娲共创的<炼天剑谱>上都没有的剑术,其所蕴含的凛冽狠戾的杀戮之气与深藏其中的至高意境,让百里屠苏觉得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师尊紫胤,而是一个拥有无上尊崇的力量,打破世间一切繁文缛节唯我独尊,却早已看破了俗世纷扰的遗世仙人。

  •           一向对于周围事物无比敏锐的紫胤,竟未察觉自己的小徒弟已经在旁边看了半天。或许是由于舞得太急,紫胤平日束得一丝不苟的银发已散落下来丝缕,倒是显出了几分不同于往昔的生气。半晌,那套剑法终是舞完,紫胤也方才停下了动作。刚刚在舞剑不觉得寒凉,如今一停下来,倒也才惊觉,原来已如此寒凉。

  •          “紫英,你且记得,如果这世上有人肯为了你抛弃他最向往的东西,为了你选择进入一个根本与他不适合的地方,为了你愿意永生永世守着一份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爱恋,那么那个人,当真是爱你远胜于爱他自己。"

  •         "师尊......"紫胤呢喃出语,眉目间镌刻的如许深情是百里屠苏从未见过的,原来师尊也有爱的人吗?百里屠苏心里不禁惊讶,可是他也发现,自己心里竟有一丝别样的情绪流出,是什么呢......

  •          还记得那时自己年幼,因为生辰的缘故所有人都视自己为不祥之兆,连双亲也是如此。不仅仅是大人们,连同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从不与自己在一起玩耍。但唯有一人例外,那便是自己的师尊。师尊的关心与维护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无异于一个最温暖的存在。师尊对于自己的意义,甚至比那些所谓的亲人更重要。如果不是师尊的悉心指导与关怀,何来日后的慕容紫英?何来如今的天下御剑第一人,天墉城的执剑长老,被誉为当世剑仙的紫胤真人?

  •         师尊是比盘古大神更尊贵的存在,是与孤桀尊者一同诞生于宇宙洪荒的独傲尊者,虽然师尊的真实性情鲜少有人知晓,但是师尊对于自己,当真是极其尽心。天,地,人,神,魔,仙,妖,鬼,佛九界,无不畏惧于师尊与孤桀尊者独自出手九界必覆的强大实力。可如此令人畏惧的师尊,给自己的永远都是温暖的关怀与尽心的指导。尽管师尊她的肩上,背负着整个凤凰一族与整个仙界的安宁。

  •         想到自己的师尊,紫胤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从未让百里屠苏见过的暖意,那种神情,在日后师兄陵越说起欧阳少恭时的脸上同样也出现过。当时的百里屠苏尚不明白,不明那种暖意叫做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素未谋面的师祖生出那样大不敬的妒意。直到日后欧阳少恭为了陵越和芙蕖一事大动肝火时,百里屠苏方才明白,原来那就叫作爱。

  •         同样,师尊和自己一样,也是满头华发,经常让那时年幼的自己暗喜,原来师尊真的很在乎自己,为了自己把满头青丝尽染。直到长大后自己才知道,原来师尊比自己更可怜,连青丝都不过是幻形后才会有,而且师尊肩上的担子,根本不是她一个女子所应该承受的,可师尊却硬生生地扛了下来。所以从那时起,自己就立誓有朝一日定要变得足够强大,足以为师尊撑起她不应该承担的责任。

  •        "师尊,你说要珍惜那个爱你胜过爱他自己的人,可是紫英的心里,从来都只有师尊一个呢....."

  •         百里屠苏看着紫胤脸上泛起的那一抹无力的笑意,内心的剧痛忽然就蔓延开来,师尊他,那么爱师祖吗?可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不好受呢?为什么,我不早出世几百年呢,那样就可知道师尊当年是如何遇见师祖的了,也便不用在这里暗自烦恼了......

  •          不知道从哪里滑下的一团雪落在百里屠苏肩上,极轻极微的一点响动惊扰了正在回忆的紫胤,他蓦然回头便看见自己的小徒弟百里屠苏伫立在那里,也不知来了多久。微怔的模样像极了自己当年第一次见到从天而降的师尊时的神情,忽地就心中一软,开口问:“屠苏,可是又觉得心中烦闷?”

  •         惊讶于师尊的敏锐,百里屠苏的脸上流露出那么一分吃惊,却仍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师尊。弟子心中确实烦躁难安。”不过那是因为师尊你。后半句,百里屠苏没有说出口,因为紫胤接下来的话要他开心不已。

  1.         “既如此,屠苏你便来为师房中,为师与你秉烛夜谈,总好过你自己在这冰天雪地里独自练剑,毕竟你身上还有煞气,如今又朔月将近,难免心中烦闷。”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