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浮生殇

喜欢回忆,喜欢古风,喜欢Super Junior(包括韩庚,对周觅和Henry不讨厌也不喜欢),喜欢耽美,喜欢写原创和同人小说,哪怕是自己一眼都没有看过的剧或是小说,也算是半个颜控+冷cp专业户+万年潜水党+万年坑王。因为喜欢想到就去做,所以很多时候一眼就会定格外界事物,而且讨厌或者喜欢某些人或事从来不需要理由。比较特立独行,对很多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哪怕是所在乎的人。即使朋友很少,即使身后空无一人,即使前路逼仄幽微,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一条路走到底,哪怕到最后遍体鳞伤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绝不说半句后悔,也绝不怨旁人分毫。

【综合同人】一念一生 · 贰

【注:吾妄言之,君妄听之。】

【正文】

    “早就料到会是这样,队长,这次的事虽然萌子处理的方式狠了一点,但是错的根源,是你。”

    张新杰知道重病就得下猛药这个道理,如果现在不逼韩文清想明白,以后后悔的就是他自己了。他看着韩文清依旧板着的一张脸,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说:“他就是这样,只要自己想要就会不顾一切去追寻,一旦受到伤害就会不顾后果的离开。队长,你要好好想想,是要就这么放手,看着他爱上别人,还是要再努力一把,自尊和爱情,你只能选一个。”

    自尊和爱情,只能选一个?那他现在,到底该怎么做?韩文清仰起头,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户外面不远处巨大的广告牌上你的照片,即使只有一个侧脸,你唇边那抹不轻不重的笑容,也足以令人为之沉醉。那是你为荣耀代言的海报,当时你们正值热恋期,你自然而然地要尽力。可是谁能想到,这现在竟是你们唯一的交集。

    训练依旧如平常那样继续,直到训练结束韩文清也没有弄明白到底应该怎么选。还好,明天是职业高手们一周一次的网聚,他可以找已经飞国外领证的楼冠宁问问。

    回家的时候张新杰和张佳乐要送送韩文清,但是他拒绝了。家里属于你的气息已经日渐淡薄,再进去人的话,恐怕连一丝一毫属于你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而被韩文清心心念念的你,结束了杀青宴就驱车回到了家里,你是一个心狠的人,对别人如此,对自己亦如此。既然决定了离开,你就不会再在这里留下半点念想,哪怕这个代价是你的心底永远都在汩汩淌血。

    收拾好了东西,你环顾了一圈这间曾经让你欢欣无比的房子,心里只觉得物是人非。或许你真的不适合和韩文清在一起,你们太像彼此,都是那么强势容不得别人侵犯自己的领地,其实说到底,不过是谁先低头的问题。

    回过神来,你自嘲地笑了笑,拉着行李箱往外走。经过客厅的时候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你一下子便能听出来,那是韩文清回来了。可惜,你要走了。

    在玄关处你和他打了个照面,然而或许是太惊讶,也或许是你目不斜视的表情伤到了他,他就定在那里迈不开腿。你们就那么错肩,背对,离开了对方的视线。

    “哐当”

    韩文清一拳头砸到了墙上,鲜血瞬间破出。他贴着墙瘫坐到地上,将头埋进了双膝间。他了解你的性格,也知道你在分手会怎么做,可是他没有想到,当你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他居然连伸手留下你的勇气都没有。

    接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卧室的,倒在床上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你。那些个曾经一幕幕的在他面前重演,或欢笑或悲伤,满满的都是你。最后他只记得耳畔回响着你的一句话,温柔缱绻:“快睡吧,睡醒了,什么都会变好了。”

    梦境里,阳光明媚的早晨,他特地起了个大早为你做早餐,荷包蛋用特殊容器煎成了爱心状,承载着他对你的爱意。你从睡梦中醒过来,顺着香味踢踏着拖鞋走到了厨房从后背一把抱住了他。你的身高比他高出了不少,正好让你的下巴搁到了他的肩上,静谧而又温馨。

    “饿了吗,”韩文清温柔地问你,看向你的目光里满是爱意,“我不太会做饭,凑活着吃点儿吧!”

    “那里,我们家文清最贤惠了!”

    你一脸满足地一手揽着韩文清的腰,边吃边说。明明是最普通的煎蛋,可里面的爱意却是藏也藏不住的幸福。清晨的阳光洒在你脸上,为你英俊的脸庞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如同希腊神话里下凡的神祗,圣洁而令人心生向往。

    但梦终究会醒的,第二天早上韩文清体内忠实的生物钟依旧在七点把他叫醒,他下意识地往身后靠去,可是早已没有了你温暖的胸膛。

    你不在,他也没有心思做早餐。胡乱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他就直奔着俱乐部而去。

    因为离网聚还有一点时间,所以韩文清准备到食堂填个肚子。然后,他就看到了飞越千山万水而来的你的发小孙哲平同志坐在张佳乐的旁边,对面还放着一份早餐,显然是有所准备的模样。

    “大孙,”韩文清坐过去,语气有所急躁的和孙哲平打招呼,希望孙哲平的到来能给你们之间带来转机,“怎么忽然就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我不来,你是指望着萌子毁约你们连他的面都见不到了不是?还有,你手上的伤赶紧处理一下,一会老叶喻队黄烦烦杰希爸爸楼老板羊习习老肖小周都会赶过来,后天是‘荣耀之魂’节目的录制,我们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

    对啊,他怎么把这个都忘了?韩文清面上不疾不徐,心里却在暗自庆幸,多好啊,他还可以再见到你。到时候,他一定尽自己的全力,再倒追你一次。

霸图楼下   映日茶餐厅

    “我去,老韩你也太敏感了,萌子的职业特殊,你平常也理解啊,怎么这回就犯傻了?”

    二翔的名字不是白叫的,孙翔话一出口就立即接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眼刀,他悻悻地吐了吐舌头,然后不再开口。喻文州拍拍身边的叶修和他换了一个位置,挨着韩文清坐,然后开口:“老韩,你要想好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敢不敢抛下一切倒追萌子?”

    “他比我的命还重要,我有什么不敢的。”

    韩文清说这话时,眼里的光芒万分耀眼。坐在他对面的楼冠宁和肖时钦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和当年一样的神情。作为过来人,两个人觉得有必要帮韩文清一把。于是,楼冠宁一边揽住肖时钦的腰,一边对韩文清说:“既然如此,老韩你放心好了,我们会给你和萌子制造机会的。”

评论

热度(7)